首页 >食材

欧洲高温致10死所谓向人民报告是一场自欺欺人的独白

2019-07-05 03:19:46 | 来源: 食材

所谓“向人民报告”是一场“自欺欺人”的独白

针对陈水扁昨晚那一场两个小时的“向人民报告”,台湾《联合报》今天发表社论,用十六个字作为陈水扁这一场政治独白的评语:自说自话,东剪西贴,避重就轻,自欺欺人。社论指出,“报告”的部分没有太多新意,“未报告”的部分才是当前台湾政局的关键所在。

社论写道,在这一场不准提问的“会”中,陈水扁以高度选择性的语言,呈现了他所偏爱的片面的或拼凑的画面;同样也以高度选择性的语言,掩饰了或剪除了诸多不敢见人的重要事实。

陈水扁昨晚尽举“立法院”“罢免案”的“十大罪状”,一一驳斥得干干净净,俨然将自己描绘成一位玉洁冰清、功勋盖世的政治圣人。

陈水扁应当自问:当前政局的衰乱,及“政府”的失政失德,究竟是与你“报告”的因素有关,或其实是与你“未报告”的因素有关?

社论讲,这场“向人民报告”,正如事前预告的,“政绩”与“愿景”谈得多,“弊案”谈得少。陈水扁未对任何弊案做出交代,“府”方称是遵守“侦查不公开”的规范。然而,照理说,陈水扁并不知道侦查的秘密(难道他知道?),则他对案情的自白,岂能与“泄漏侦查秘密”混为一谈?陈水扁既非司法侦查审理人员,又尚非涉案的被告或证人;基于其法律及政治上的及义务,反而应当“向侦查者公开”,又岂有什么“侦查不公开”可言?于是,其实是“不向侦查者公开”,却说成了“侦查不公开”;其丰臀术招造性感臀部实是“不向人民报告”,却说成了“向人民报告”。混淆是非,莫甚于此!

社论指出,自称“下放权力”的陈水扁,昨日标榜种种“政绩”与“愿景”,更使人啼笑皆非。陈水扁现在的政治课题是“重建信任”、“修补诚信的伤口”,而绝不是提出“愿景”。昨晚,陈水扁未能将真相厘清,重建信任,却夸谈愿景,奢言改革;愈发显得毫无诚意,亦无自知之明。毕竟,没有真相,就没有“总统”;没有诚信,就没有愿景。一个失去诚信的“总统”,不可能成为任何政治愿景及政治改革的载具。

社论认为,其实,“立法院”三分之二的门槛,使“罢免案”对陈水扁完全没有风险与威胁可言,亦使江治白癜风医院陈水扁有极大的余裕来因应“罢免案”。换句话说,无论他因应得好,或因应得不好,“罢免案”皆不会通过;唯倘若因应得好,即可做到某种程度的损害控制;但若因应不好,就是雪上加霜,火上加油。不幸的是,迄至昨晚,陈水扁始终是以升高社会危机来转移他个人的危机。

首先,在街头上,陈水扁和民进党自困于“支持本土,所以支持陈水扁,所以支持贪腐”及“贪腐等于本土,本土等于贪腐”的论述陷阱中;一方面“立院”三分之二门槛的保障下,竟然运用“将贪腐合理化,将本土污名化”的策略,来因应一场绝对没有风险的罢免事件,非但投鼠不知忌器,且是作茧自缚,可谓完全不符比例原则。民进党的危机论述应当不是没有其他较佳的选择,如今却选择了用“本土”为陈水扁陪葬!

其次,在体制内,陈水扁拒绝向“立院”提答辩书,非但是藐视台湾“宪政”,亦是自暴其色厉内荏;尤有甚者,陈水扁一方面否定了“罢免案”的正当性,却又藉“向人民报告”回驳“立院”所提的“罢免十大罪状”,既然如此,则又何不直接向“立院”提答辩书?何况,“向人民报告”演成了一场电视独白,广邀出席听训,却不准提问,这岂不是摆明了“自欺欺人”?

社论表示,陈水扁及民进党因应“罢免案”的演出,迄至昨晚,对厘清真相毫无助益;非但未使陈水扁自己从弊案丑闻中脱困,更使社会愈加撕裂解构。这一场“向人民报告”,真是一场“自欺欺人”的独白!

社论最后讲,陈水扁说:那么,就请(对我)扣扳机吧!一个将台湾陷于灾难的领导人,俨然成了受害者;一个失德失政的领导人,突然成了政治圣人。他藉着别人说对他扣扳机,暗示他的支持者也可以对别人扣扳机。这正是陈水扁的本事,也正是陈水扁的问题所在!


关注OviStore日下载量达900万次
中大教授证实乙肝病毒受体破解半世纪科学难
安倍三号访华不参加阅兵真实目的曝光
微软曝光日版XboxOne可用应用名单及

猜你喜欢